平顶山男子双目失明 母亲:再难妈妈也陪你一起走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1-12 05:47

秦新文每天坚持为双目失明的儿子姬长浩按摩四肢。而姬长浩也摸索着为母亲按捏臂膀,以减缓母亲的劳累

“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你是我的眼,让我看见这世界就在我眼前……”台湾盲人歌手萧煌奇的这首感人的歌,正在新华区西市场街道红旗街社区的居民——秦新文、姬长浩母子身上上演着现实版。

这对母子家住红旗街社区7号楼,母亲秦新文今年61岁,是平煤神马集团七矿的退休工人。儿子姬长浩今年35岁,几年前因患尿毒症双目失明。体弱多病的秦新文在老伴去世后,一如既地照顾着儿子。母子俩不离不弃、相依为命的故事感动了周围的许多人。

儿子因病双目失明

“这样捏中不中?还疼吗?”

“还行,往这边点!”

11月7日上午9点多,记者来到秦新文家时,她正弯腰站在卧室的床边,给半躺在床上的儿子做按摩,初冬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到屋内,让人感觉很是温暖。

看着他们这对母子,秦新文的姐姐秦新社连声感慨,妹妹照顾儿子非常上心,从来都是这样不急不躁的,这几年为了儿子,妹妹可真是操碎了心。

据了解,秦新文家原本也很幸福,她与老伴都是平煤神马集团七矿退休工人,唯一的儿子中学毕业后,一直在市区一家公司当保安,虽然家庭不富裕,但也其乐融融。让人没料到的是,2013年的一天早上,一向身体不错的姬长浩忽然浑身无力昏倒在地,到医院一检查,才得知患上了尿毒症。从那以后,他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

家里几年未变

记者注意到,秦新文的家中虽然值钱的物件不多,但是摆放得很整齐。经常过人的客厅及卧室的桌子和沙发等处,很少放有杂物。

在姬长浩的心中,母亲俨然成了他的双眼,平时,他外出时,母亲会紧紧地握着他的手,在家里,母亲坚持几年保持着家中家具家电的布局,为的就是“这些都是他有病前熟悉了的,不能乱动”。

在这个家中,墙上半腰高的地方,还有些斑驳的痕迹。秦新文说,由于环境熟悉,儿子在家里是可以不用她搀扶着走路的,墙上的痕迹,就是他扶着墙走路摸出来的。

小包上的小铃铛

儿子刚得病时,由于心情不好经常乱发脾气,秦新文总是耐心劝导安慰;儿子眼睛看不见,她买来收音机和电视机,让儿子听声音;儿子因病不能吃太甜太腻的食物,她找来食谱,按着上面的方法换着花样给儿子改善生活;天气好的时候,她还会陪着儿子一起到楼下小广场散步……

也许是命运想要考验她吧,去年6月份,一直陪着她照顾儿子的老伴也突然患病永远离开了他们母子,那段时间,可以说是秦新文最难熬的一段日子,她总是背着儿子哭,哭过后,仍然一如既往地照料儿子。

记者看到,秦新文走路总爱挎着一个小包包,小包包上挂着一个金黄色的小铃铛。姬长浩说,这可是妈妈的“小发明”,原来,他妈妈平常走路声音轻,去年秋天的一天,他正躺在卧室的床上“听电视”,忽然听到身边妈妈给他说话的声音,把他吓了一大跳。从那以后,妈妈就想到了随身跨个小包,在包上挂个小铃铛的办法,好随时提醒他妈妈所处的位置。

再苦再累也无悔

该社区工作人员王付伟告诉记者,几年来,秦新文悉心照料儿子的事,感动了社区的很多人,大家都很敬佩她。社区不仅帮助她家申请了低保,逢年过节,还会买来礼物到她家中探望。由于要照顾儿子脱不开身,平常街坊邻居谁去买菜时,也经常会问问母子俩,要不要带点菜,可秦新文总不愿多麻烦别人。

医生曾告诉秦新文,目前姬长浩每星期要做三次透析才能维持生命,他日后能康复的可能性很小,但秦新文一直没有放弃,她说“再苦再累我也不后悔,孩子是自己的,我不管谁管……”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