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马术课堂:马把世界融为一体,马背游牧民攻击定居者全世界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14 00:06

hit-air马术课堂:马把世界融为一体,马背游牧民攻击定居者全世界都一样!

2018-06-13 22:33来源:大陆赛马网马术

原标题:hit-air马术课堂:马把世界融为一体,马背游牧民攻击定居者全世界都一样!

定居者与游牧者的每一次交手

都会引起东西方的连锁大动荡

hit-air马术课堂开讲啦!马进入人类生活之后,成为人绝好的朋友和助手,是古今各种文艺作品里的角色,丰富了人类的心灵世界,推动了文明的进步和历史的发展。但这远远不是重点。文明世界过去相当长时期都把北半球的亚欧大陆称为旧大陆,它几乎就是文明世界的代名词。为什么?因为马。

因为马的存在,在亚欧大陆北部茫茫的大草原及其周边的戈壁、沙漠、绿洲和森林地带,在形形色色的游牧民、游猎民中间,产生了马上民族。他们一度成为整个人类历史舞台上最生动的主角和文明延续的种子。

没人知道谁是最早的马上骑手,人类泥板竹简上记载的最早的骑兵是亚述人,而几百年后中国的赵武灵王以“胡服骑射”与人争天下。斯基泰、匈奴等马上民族是他们当然的老师。

━━━━━

马匹把世界融为一体

━━━━━

马背上的游牧民最早的南袭是“世界性”的。马匹把世界融为一体。他们的主体是史前的印欧人,时间大概就在公元前两千纪。那时候,哥特人从北欧进入中欧,亚该亚人(Achaean)进入希腊,赫梯人进入小亚细亚,东击巴比伦,南征埃及,斯基泰人进入南俄草原,而雅利安人,即吠陀人和阿维斯塔人,分别进入印度和伊朗。除了斯基泰人继续保持游牧以外,上述各族的游牧民最终几乎都定居下来,成为不同地域新的历史创造者。而斯基泰的继承者就是匈奴。

这些游牧人和定居者生存之道不同,生活与思维方式也大相径庭,所以二者的交流方式也迥然不同。在印度口耳相传了数千年的《梨俱吠陀》歌颂他们的战神、被唤做城市摧毁者的因陀罗杀死恶龙,据研究恶龙是指印度河文明时期修建的河坝,而这些古代雅利安战士则让人想起蒙古将军们给成吉思汗提的建议:推倒城市,复农田为草原。

《梨俱吠陀》,全名《梨俱吠陀本集》,是《吠陀》中最重要的一部作品,是印度最古老的一部诗歌集。它的内容包括神话传说、对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的描绘与解释,以及与祭祀有关的内容,是印度现存最重要、最古老的诗集,也最有文学价值。

尽管定居者也反复学习马上民族的作战方式,但学来的不大可能成为本能。习惯于面对面凭体力打架的他们还是千百年来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对方经久不变的诱敌战法打得鼻青脸肿。希腊的希罗多德最早记载了斯基泰人诱敌深入,坚壁清野,把波斯帝国的大流士大帝逼退的故事。而中国的史书则记下几百年后,以鸣嘀(响箭)为号弑父而立、灭东胡和月氏、以月氏王的头骨为酒器的匈奴冒顿单于,把大汉王朝的创立者汉高祖刘邦的军队以佯败诱敌的战术一点点引进包围圈,围在晋北白登山七日七夜,但就在胜利在望之际,却绝尘而去。而把这种战法发挥到极致、成就为经典的,是成吉思汗的蒙古军队。

━━━━━

马与游牧民族

━━━━━

历史上定居者与游牧者的每一次交手,都会分别引起东方和西方的连锁大动荡:东方的马上民族被打散西逃,往往会在西方和南亚揭开历史新的一幕。《史记》的作者司马迁实况记载了刘邦的子孙汉武帝刘彻对匈奴的反击,司马迁死的时候,战争还没打完。汉武帝曾经从大宛乌孙等地大规模引进了汗血宝马、西极天马等名马,但对战争并未造成决定性的影响。定居的汉帝国倾举国之力“打跑了”匈奴,在苦寒的草原深处勒石记功而返,但消失的匈奴骑手却让人忐忑不安,游牧生活还在继续。之后,匈奴内讧,分裂为南北匈奴。南匈奴后来投靠汉朝,被安置在草原南缘和伸入中原的山西高原,作为定居人开始参与华夏的历史。

北匈奴在汉朝和南匈奴的联合打击下西逃。后来南匈奴不愿放弃游牧生活的人们又回归草原,建立新的北匈奴,然后再次西逃。数百年后,西方和印度都出现了自称匈奴的马上民族,他们洗劫印度之后逐渐融入、消失,而在西方却带起一场声势浩大的民族大迁徙,甚至波及北非。在这场洪流里,西罗马帝国土崩瓦解,在罗马的废墟上建立了多个民族国家,开启了千年的中世纪。

差不多与此同时,保持了某种游牧天性的定居匈奴和新崛起马上民族一起参与了华北分分合合的历史。几经组合,中国再次统一为一个带有马上民族色彩的大帝国:唐朝。它和新崛起的马上民族突厥又重演了一遍汉与匈奴的故事。于是,欧洲再一次经历了动荡和迁徙。

━━━━━

骑马怎能忽视安全?

上青马商城,购物有保障!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